Posted by: meh | November 2, 2013

28 sept – 26 oct., 2013

9月28號星期六,探望完成療程的素姚姨,她還跟我一起逛荃灣。看著她逐步康復真的很高興,我很希望再跟她一起逛深水埗,周圍吃東西,像以前一樣。
9月30號星期一,新工作剛滿第2個月,終於獲發門匙卡,不用再哀求所謂的同事們開門了。這段日子不容易過,既要看所謂的同事面色,又要有求於人幫忙開門,咬緊牙關撐下去阿!
IMG_4954 自由出入才有活著的感覺。
10月1號的假期,母親大人在家打麻將,我決定出門迴避。烈日當空,悠閒地搭1小時的公車到九龍城,我總覺得每次去九龍城買蛋糕也是這種把我蒸發的天氣,在熱烘烘的九龍城地形上帶著蛋糕暴走的感覺實在太熟悉了。
IMG_0525 九龍城是不是特別熱呢?
IMG_0530 在九龍城的和記隆買了南棗糕$10給母親大人,好甜。
IMG_0527 骯兮兮要洗澡啦!
10月2號星期三,1位精通日語的剛畢業小伙子阿易上班,還有1位調職到香港的日本同事砂原先生也報到了,真熱鬧阿!
中午的時候約了莉莉安吃飯,大家聊工作、談旅行,好像有說不完的話題,但時間催促我們結束。她將會到一處辛苦的地方工作。我曾經排除萬難離開地獄一樣的環境,但現在身處媲美天堂的環境,人性的醜惡反而表露無遺。當年同事們都同仇敵愾,跟老闆們簡直有不共戴天之仇,磨合的時間縮短很多。當下是一直看著這些老老嫩嫩的小姐們面色,何其諷刺。
10月3號星期四,我搞不懂,明明我跟的訂單數量沒有很多,至少比以前的工作量少,但工作總是一直沒完沒了,究竟時間是浪費在哪裡?
這天的小插曲是在下午發生,資深接待員阿愛召換我到門口接待處。指著眼前的速遞簽收紙,義正詞嚴地說我用錯寄件人名字,然後是指著其他地方說沒有填…我瞪著那張簽收紙思索,逐漸搞清楚事情。我緩緩說這不是我發的件。阿愛聽後只是默默轉身,向著那邊不知道什麼時候背著我們站的阿美,正當她們在磨磨蹭蹭研究誰是兇手的時候,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直到阿雀剛巧經過才知道那是她發的件。整個過程到最後也沒有人跟我說弄錯了、沒事勒、不好意思…之類的說話。人是長這樣子的喔?一位是五十多歲的接待員、一位是三十歲的組員,我很好奇她們受的是什麼類型的教育?假如國內同胞的壞份子讓港人唾罵,那麼所謂進化了的文明港女又應該怎樣處理?我很難過,因為我明白一天在這裡工作,一定會受這樣的對待,直到永遠,阿們!
下午6點多,我決定下班休息!突然想起要到深水埗工聯會拿會員證,就這樣從荔枝角散步到深水埗。途經有位女士在拉店舖的捲閘關門,看她很吃力似的,大概是捲閘卡著了不太容易拉下來。在繁忙的下班時間,街道雖然充滿著忙碌的路人,但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其實只是一個舉腳之勞,我只是走過去跟她一起踩下去而已,不過她可以快一點下班。
IMG_0531 挺好吃的日本小餅乾 (bitter sand)。
10月4號星期五,差不多下班的時候收到未來裝潢後的座位表,總算遠離大黑面神阿妮,但將來坐在小黑面神阿美的旁邊也笑不出來耶!看來我的前景持續坎坷阿。
10月5號星期六,終於面對失靈了好一陣子的縫紉機,維修了半天,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呢!還可以多弄一個包包耶~~
10月10號星期四,這幾天沒有阿雲的日子挺歡樂的,心裡默記再過一天,就不用再理會左邊的低氣壓,加油!下午6點約了林先生幫忙處理我那堆積如山、來自五代十國的強積金 (mpf)資料,終於有人可以統一我僅有資產了!回到家又到努力寫日誌的好時辰,突然發現好像有點不對勁…怎照片都這樣大!慘了…要重新檢查之前的日誌,逐一調整正確的尺寸,一定是日誌更新時設定的照片尺寸被改動了阿阿阿阿阿阿。
10月11號星期五,阿雲從日本回來了,這裡又回復吵吵鬧鬧的環境。鄰居黑面神休假,也是同事大遷徙的好日子…雖然我知道從阿妮搬到阿美的旁邊其實沒差多少,阿們!
下午6點正式開始這非常不受歡迎的項目,還好我搬到阿鈴的位置,她合作地先把東西都移出來,然後我直接把東西搬過去就是了。晚上7點,我已經完成動物大遷徙的程序,把電腦都連接好,繼續工作。看著這群小姐們摸東摸西的弄了差不多3小時,突然覺得舊公司的女生搬座位都很俐落阿!
晚上9點總算回到母親大人的天地,當發現電腦已經撐不住的時候,我整個人的情緒也差不多崩潰了。接二連三的勞累感覺從頭到腳轟炸著我所有神經,頓時陷入低落和怨懟的情感,坎坷 – 完全撥不開阿!
10月12號星期六才9點就起床了,想著凌晨4點多突然醒來的感覺很差,然後一直睡得不好。索性早點起床,祈求電腦會突然運作正常。誠然,我有預感它不會這樣乖乖的聽話,這樣子只好星期日去灣仔一趟了。下午1點,我又鬼崇地出現在舊公司,還遇到愛麗絲勒!不清楚的人一定以為我很念舊,而且有被虐待傾向…其實我只是很想念舊同事們,順便去拿拜託阿菲買的東西而已,不過也想提取一點力量、勇氣回家,當下我很需要充電:從別人的不幸來珍惜自己所擁有的。的確很賤,但我不想輕易放棄安穩的位置,更不想被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所謂同事們打敗,哪有認真工作的人被黑面族打倒的道理!
10月13號星期日,早上10點開始等待很久沒見的熊先生,他處於尋找方向的交叉口。他跟我最相似的地方,就是大家也沒有一個定點,隨遇而安大概是唯一的對策,我是一位幸運兒,而他,還在努力中。我沒有責怪他把我投閒置散,也沒有表現我的不快樂,更加沒有透露我的迷茫。
雖然掙扎很久,但我再一次依著我的預言,抱著頑皮的電腦去到灣仔,修電腦的同時,探望一下遊樂場的夥伴們 – 一群繼續遊戲人間的小伙子。剛巧阿偉休假,遇到ken也不錯勒!他很仔細幫忙檢查和研究…因為他接駁電線後就可以順利開電腦了…無言阿。畢竟是跟一群老夥伴見面,電腦有沒有真的壞,其實也不再重要。
10月14號星期一,天賜的假期,看一看鏡中的自己,我決定剪頭髮換個心情。餞別3年的黑色頭髮,我需要顏色去衝擊一下現在混沌的思緒,隱隱感覺到公司調動座位後會有事情發生,我需要一個擁有新心情的自己去面對接下來的劇情。
阿cur興致勃勃地弄了一個很酷的髮型,感覺很銳利,挺強勢耶!新弄的顏色沒有很顯眼,仍然切合我低調的形象,這樣就花了$650。
10月15號星期二,我心一直牽掛著剛遷徙的座位?專誠晚上10多睡覺,卻又在凌晨5點醒過來。比平常早15分鐘上班,計劃可以儘快安頓一切投入工作。看來有70百仙的同事也是一樣的想法,當我拿著麥當勞早餐出場的時候,感覺像已經9點的樣子,反而我比較似是遲到的庸人。我的精神有點恍惚,腦袋又不安份了。下午6點後跟強積金的經紀人見面,趁機又買一杯咖啡,沒把精神拉回來,只有後來回家拉肚子,咖啡真的不能多喝阿!
IMG_0572 上次阿雲請客的阿信屋戰利品:kagome蕃茄汁雖然便宜,但不好喝。major的iced black黑咖啡也很便宜,同樣不好喝。
IMG_0596 伊右衛門japan expresso沒有很重的奶味道,太好了!
IMG_0597 好好吃的royce nutty bar chocolate,那個神戶巧克力立即相形見拙。
10月17號星期四,公司從會議室、老闆房間、會計部房間、大廳、茶水間慢慢裝潢,所以微波爐不能投入服務,大家唯有過著苦苦思量每天午飯的日子。這天我決定纏著組員:阿拉雀卡蚊一起覓食…不過證實了他們對食物沒有要求,下次還是不要跟著他們吃東西。
IMG_0575
10月23號星期五,工藤先生在香港的最後一天,聽說他明年會從上海分公司再回來。其實我很感激他,從我第一天上班開始,他是唯一一位每天跟我說早安和掰掰的同事,這看似簡單的形式,在我這種似有還無的新人心裡已經很足夠。
IMG_0600 工藤先生的散水餅是東海堂的黑芝麻蛋糕,很油膩。地們 (del monte)蔬果汁沒有蕃茄汁好喝喔!
10月26號星期六,為了展示我對麵包的認真,專誠跑去小游家烘烤麵包喔!帶著自己選購的材料,小心翼翼地嘗試把學到的運用得宜。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懂多少,當終於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實踐時,才可以慢慢確認在那方面需要改進。總結是仍然覺得好好玩,也沒有很難吃,下次再試!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