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September 8, 2013

1 sept – 7 sept., 2013

9月1號星期日,早上做一堆家務等熊先生來,他決定上班前先陪我一會。煮茶煮咖啡的摸到下午3點,看看阿花的fb原來挺精彩,她不只有夢想,而且還有一位跟她追求同樣夢想的伴侶。在我眼中的他們除了情侶的甜蜜,還有伙伴的默契,重點是他們也有才華,畢竟夢想和實力不一定是正比的。阿花有理想、有實力、有愛情,還有人緣,他們下個月將一起遠赴澳洲展開一年的working holiday visa (假期工作計劃)生活…雖然說各有前因莫羨人,但還是好妒忌阿阿阿阿
我很認真的反省過,從小就是沒有夢想、沒有憧憬的生物,難得遇到有興趣的事,就會一頭熱的鑽進去,三分鐘熱度過後,又會找其他事玩。長這麼大,我從不懂怎衡量強項、怎尋找理想,玩得高興就算了,太實際的人所付出的代價是不會有享受追夢的過程。
晚上看的電視節目:古書堂事件手帖(ビブリア古書堂の事件手帖)很有趣…但將來要上麵包班怎麼辦?
9月2號星期一,沒有阿花的開始,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情況。阿雲擔心會青黃不接,我憂慮是孤軍作戰。沒有人可以解答我的疑問,也沒有人會分擔我的鬱悶。連一個訴苦對象也沒有的情況下,見一步走一步吧!
最貼心的是莉莉安專誠到荔枝角跟我吃午飯,自從換工作後再沒有午飯伙伴。在寬大的辦公室裡,我的同事好像只有阿雲拉2人,鄰居阿妮大概只跟我說過2句話,然後每一天也是臭著臉,連坐在我對面的中日混血兒工藤先生也受到同樣對待。仔細想一下,他的境況可能比我更惡劣,明明他職位比我高,但下屬的架子比他還要大耶!
9月6號星期五,在默默揣摩這裡工作模式的階段裡,難關是一定有遇到。像這天安排貨品存倉,見識了一位脾氣沒健爺火爆,但詞鋒有過之而無不及。這位資深的倉庫大人-奇爺,用詞是一個問題,語氣又是另一個問題,只會字字鏗鏘地說沒有、不行、沒可能…後來阿雲悄悄問我是不是受氣了,我難掩目光的怒氣,狠狠地瞪了阿雲。其實我也知道阿雲夾在中間很難做,遷怒的行為太可恥勒!我會深切地反省的。
晚上我編了一條手繩給自己,好好抑制自己的脾氣。在地獄的時候,我的高eq是莫名其妙地數一數二,面對惡人谷的痞子修養是何等的高,怎能在天堂時反而當了惡人?
9月7號星期六,答應跟舊夥伴們吃早餐。看到她們其實是鬆一口氣,好像很久沒有熱鬧地吃東西的感覺,上班跟面壁一樣無聊,工作上的無助更加讓人沮喪。一月問我跟同事們的關係有沒有改善,我說已經放棄打好關係,用不著令自己變淒涼吧!
輕鬆早餐過後,就是去圖書館逛逛的時候。週六早上9點多的圖書館人不會很多,隨便翻閱一些教日語的書籍、一堆名畫家作品的介紹。埋首在書本裡,快樂得時間飛逝。中午12點多,艱苦地從書本抽離,趕快回去跟母親大人會合。我們去中環飲茶、買月餅、亂逛…這些我們都不常做平凡事,母親大人看來很高興。以後多做一些更平凡的事,讓她更快樂。
IMG_4880 IMG_4881 越來越陌生的中環多了畫廊。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