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August 14, 2013

29 jul –10 aug., 2013

7月29號星期一,早了1個多小時起床梳洗,順便整理睡到不見了的眼耳口鼻,撐起雙眼裝作精神的出門去!新工作新開始,先為自己的故事掀開新一章節。我抵達新公司,發現原來還有一位女生第一天上班。一起當新同事的美少女 – 阿鈴,她是13人的日本組其中1員,我就是6人的歐美組。在這裡,有7位日本人的公司上班感覺是非常混亂,附近充斥著日、英、普通話和廣東話的交流,我就是下班了也好像仍然聽到一堆不同語言。第一天好像是挺太平盛世,由於大總管-阿柏太忙,沒人有空教我怎樣用電腦系統,所以我應該是安全過渡這一天。
我這組的大哥 – 阿雲坐在我隔離,他是一位很愛講話、愛年輕打扮的2女之父,坐在他對面是他的副手 – 阿拉,他們2人簡直是一對活寶,一直有一句沒一句的瞎聊,又說擔心講髒話會嚇壞我…他們之前請的究竟會不會是出土文物?根據我在舊公司的非正式統計,幹這行業的人通常也是粗口爛舌,像憤怒鳥這類窮兇極惡的痞子是老闆,可見極之尋常。最低限度的入行門檻不能是善男信女,而且被罵得狗血淋頭也要處之泰然。看來雖然身處同一行業,但大家的手法有點南轅北轍,難道我這次真的去了天堂?
組員阿拉和阿雀應該是一對小情侶,午飯的時候,他們盡責地領著我去麥當勞,再買外賣回到公司的會議室進餐。我安靜地坐在組員阿花旁邊,注意另一對小情侶是同組的美女-阿美和另一組的頭目-阿核。倉庫專員-阿奇看來也是多話古怪的類型。綜合一天的觀察,這裡的人感覺是夢幻一般友善、親切,非常不真實!要多久才看到真面目?很讓人糾結阿!
7月30號星期二,依然挺精神抖擻的上班!為了更容易融入新世界,我謹慎地把真性情收起,演繹一個有幹勁、積極、乖巧、不笨、有禮、少說話多做事的角色…原來挺累的。
難道日本公司真的這麼脫俗?這裡的環境相當安靜 (也可能是以前的環境太吵鬧),好像不吃人間煙火似的與世隔絕,沒有人性鬥爭,每個人都純粹地善良,而且還美女如雲,素質相當高的樣子,簡直不能跟外面的世界連接起來。阿雲和阿拉看來也滿擔心我的不適應,一直安慰我放鬆心情、不用緊張、拘謹,慢慢學習。
8月1號星期四,覺得自己好像大海上漂浮著的小舟,找不到定位,更加找不到方向。明明已經確定這裡的環境比較正常,但心裡仍然找不到平衡點,就像戰爭慣了的老兵,殺人殺紅了眼,過不了平凡安穩的生活,逐漸變態…最後一手打翻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和諧。想想也覺得顫抖,因為愚蠢的人類通常也是庸人自擾,然後犯賤地把辛苦得到的和平輕易放手…壞:不懂離開;好:不會珍惜。
為了確定自己是身在福中要惜福,我下班後卑鄙地走到舊公司探班!下午6點,我冒著大雨回到這個曾經十分熟悉的地方,一邊走一邊覺得自己很傻,沒事跑回去,被其他同事撞見還以為我很想念以前的日子呢!直到我在老地方等她們出來,看見她們的倦容,聽聞她們的辛酸…我知道我這做法很正確,就我個人而言:頭也不回地離開這裡,是2013年最明智的決定!
8月2號星期五,如是者到第5天。大概是這公司的淡季,我真的把自己的神經緊張丟進冰箱,盡情享受這蜜月期。每天的進步很小,只是努力地適應這裡的工作模式,找出之前和現的分別,然後發現某程度也癲覆了我對這行業的認知。
晚上跟小游他們去溜冰,大家也忍不住要好好研究日本公司,話題一直圍繞著我這5天的體驗,但我還是沒搞清楚7位日本人的日本名字和中文名字,原來認人、記名字…很難。
忘記是多少年沒溜冰,現在香港的溜冰場面積仍然很小,但溜冰的人數倍增,尤其是現在要18武藝的小朋友。沒有以前高速追逐的空間,誠然,也沒有以前的熟練和膽量…不過人撞人又真的很難滑很爽,但溜冰鞋刮腳踝是這麼多年也沒變的,我玩了1小時,左腳差不多報廢了,唯有提早離場休息。有時候會覺得小游、tiff、峰、蟲、標這組合很奇怪,他們5人的性格、背景、話題風馬牛不相及,明明是左湊右拼的班底,但感情很好,包容度很高,共通點大概是這5人也很有錢,看來這重點已經足夠好下去。
8月3號星期六,之前喜氣的溜冰、串燒、喝啤酒的後遺症,喉嚨、氣管好像有點不妥,屈指一算好像很久沒試過感冒…慘了,通常相隔太久的小病,一定會病很久。
8月4號星期日中午12點,離職前到阿琦家探小寶寶的約定。我這前同事的身份跟舊公司的同事們會合,感覺依然很懷念。一月、卡姬瀛和我先到超市買點東西,再浩浩蕩蕩到阿琦家樓下跟玉姬夫婦、阿娜姐夫婦集合。
一山不能藏二虎,但同時有兩B,2個小寶寶相遇的過程是總有一個哭。智慧型的阿琦媽看著自己的孫子哭很心痛,明明要外出跟朋友聚會,也放心不下。看著阿琦媽跟阿琦碎碎唸,實在有點擔心阿琦左右做人難,身為人母不容易,但同時飾演母親、女兒、妻子這3角色於一身應該更艱難吧!
IMG_0388 小主角就是穿著彌月宴收到的小禮物。
逗留到差不多6點,按母親大人的指引:到姊姊家過夜。等到晚上8點還沒回家的小倆口,我決定跟貓b一起負責打電話叫披薩。貓b看來跟我一樣寂寞,年紀越大越無聊吧!
8月8號星期四,星期一早上領教過公司附近的茶餐廳早餐很昂貴之後,這早上乖乖地去麥當勞買早餐。在8點多的繁忙時間,這家麥當勞很明顯趕不上進度,完全沒有效率可言。當我一邊買早餐、心裡一邊吶喊這麥當勞有多不濟的同時,回頭一看發現大總管阿柏和漂亮溫柔的阿啵。她們其實跟我差不多驚訝,我驚訝的是:她們怎不先看前面有沒有熟人,而她們驚訝的是:怎麼之前看漏了一個新同事在隊伍裡。在維護一個好形象的階段,我選擇陪她們一起買早餐,而阿柏一直跟我開玩笑說我的試用期將會因為麥當勞而延伸一天。
8月9號星期五,早上發現…我的手繩失蹤了。
來到完成5天工作的第2週,原來上班無論5天還是5天半一樣累,假期前夕一樣不想上班,好一個濃厚的假日情緒 (holiday mood)!當然,我還是安份守己的準時上班,繼續適應這裡的節奏、調整自己的心態、飾演恰當的角色。
8月10號星期六,早上9點多熊先生就拍門把我吵醒,我可是咳嗽一整晚的病人阿!我儘量克制自己不要臭著臉面對專誠上來煮早餐的他,看來我可以確定我真的不太愛眼前這個男人了。11點多,我們往九龍塘出發,準備跟母親大人會合…把微波爐抬走。大家相見才5分鐘就各走各路,母親大人去跟姨媽飲茶、熊先生運走微波爐,我則趕到太子剪頭髮。下午3點,是時候跑到沙田跟姊姊下午茶了,然後又賴在沙田的家看原代碼 (source code)和狼溪 (wolf creek)。2齣電影2款類型,前者很不錯、後者挺沉悶。吃個晚飯回到母親大人的天地,她有點心不在焉,終於在睡前跟我聊聊天解鬱悶,關於她跟姨媽她們去老人院探望突然中風的姨婆-1位大半生都活得自由自在的長輩,卻要突如其來地承受不能動、不能吃、不能說話的苦,看得母親大人心很酸,就是後來她們打麻將後也不能釋懷,我向來不擅長講安慰的話,只能淡淡地說不該來的都一起來了,應該不會受苦很久,能夠放下就會走得安詳。再來只可以說其他事情,讓母親大人舒坦後安睡。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