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July 26, 2013

1 jul –15 jul., 2013

7月1號星期一,7·1回歸的假期,24小時前明明被大火球煎乾煎焦,而此時此刻竟然宣佈1號季候風訊號。母親大人明言是麻將日,我為免逃過當奴婢的命運,下午決定跟姊姊去深水埗觀光!
以我們對深水埗這麼片面的認識,自稱為遊客也不算過份。在風風雨雨中左穿右插地逛玩具街,瞎搞大半天,沒什麼特別的收穫,只是偶然融入正常人的生活 – 香港人愛無事忙 – 挺健康阿!
還沒到晚上,深水埗的天空開始風雲變色,3號颱風訊號出現了!途中用傘子護送大雨到回不到家的婆婆,再送姊姊到公車站,這場風雨不是開玩笑,超兇的!下次不要颱風天在街上亂跑…雨勢太嚇人了。
IMG_4533 戰利品就是品質沒有很好的貼紙$12。

7月2號星期二,歡樂的假期過後,公司大概80%同事也聽聞我離職的消息。卡菲的情緒也隨之受到影響,覺得失落,她們做夢也沒想到我會是選擇最早離場的那位,而且是隱秘安排。我親口對阿菲輕描淡寫地交代辭職的事,其實是我對她有點愧疚,到這刻我也認為她是被我騙了1個月,然後乖乖選擇在這裡落地生根的。
7月3號星期三,公司氣氛繼續奇怪地愁雲慘霧。阿娜姊打內線電話問我怎不跟她說要離開,她覺得很可惜、很傷感,半開玩笑地叫我不要走,一起留在這裡。我相信在餘下不足1個月的日子裡:為了可以脫離18層的地獄而興奮、為了展開新生活而擔心、為了失去這群瘋瘋癲癲的同事而可惜、為了那已經不知道算不算是愛的感情而惆悵…覺得百感交集?其實細膩的心思又何止百感同時交集,畢竟萬般帶不走。明知道自己的心力根本不能同時承受折磨的事業和雞肋的愛情,我選擇性地放下,寧願祈求熱衷一輩子的工作,也不執著纏繞今生今世的感情,很明顯我沒有倉央嘉措的浪漫。

7月4號星期四,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,仙地改變成這樣?從緊張的工作中釋放出任性的自己,由正面拼搏的鬥士,成為不折不扣的地底泥 – 完全沒有工作態度,死死的黏著地,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樣子。既不恐懼老闆的咆哮,又對同事們的辛勞視若無睹,當一個人頹廢到極點其實是挺可怕的,尤其是她散發著隨時可以不幹的氣息,而這公司又不敢在這時候動她分毫。我為了整理最後的工作而持續加班,所以實在很質疑辭職的人是她、還是我?
沒有人知道她的轉變是好是壞,因為她的情緒比以前好像更失控,她本來就是容易神經緊張的類型,現在感覺是徘徊在隨時抓狂的爆發點,原本樂於活在自己世界的她,應該是被嘈雜的聲音吵醒了。
7月5號星期五,公司上下從早上開始就已經期待著晚上的海鮮宴,下午6點憤怒鳥已急不及待打電話找楊老闆會合。大家擾攘到6點半正式出發,我跟菲瀛卡衝到楊老闆的寶馬裡面率先往西貢去!週五晚上的西貢交通非常擠塞,我有點暈車的感覺,這時候阿卡說憤怒鳥要回頭接蓮妹到西貢,而且心情已經非常惡劣。
抵抗住想吐想吐的暈車反應,跟大家差不多凝重地下車集合,還好憤怒鳥給楊老闆面子,稍稍收起他的火爆怒吼,但仍然讓在場的人很不好受,在我終於壓下暈車的糟糕感覺,我真的慶幸自己堅決地出走 – 要觀察老闆的眉頭眼額,但不用包容躁狂任性的死小孩。

7月6號星期六,雖然早上7點多起床跟姊姊吃早餐、上班,但中午下班吃午餐兼小睡了一會兒後,我的靈魂好像又歸來了。看到中午熊先生的短訊內容,已經猜到他在香港!不過我好像缺少雀躍的心情,分開接近一個月的日子裡,我偶然會想念他,但現在發現了…原來我並不需要他,而偏偏這天是他的生日。

IMG_4563 姊姊很愛的envy蘋果$7.5。

7月7號星期日,懶洋洋的我在家裡,拋開熊先生這煩惱,頹廢地淘寶2小時!多年來極力抑制的購物慾,當看到一雙鞋子、一件tee、甚至是造皮革的工具才人民幣幾十塊,祖國真偉大阿!我開始羨慕活在淘寶送貨範圍內的人民了。

IMG_4564 今天終於處理紅包了。

7月10日星期三,等了又等終於有我的接捧人現身!一位感覺嬌滴滴的小婦人,積極有禮,看她急不及待地翻閱文件,我也嚇一跳。阿咪姊整天忙著處理工作,也忙著訓練新同事,我當然不敢干涉阿咪姊指導新人。

7月11號星期四,這天的開始是跟咪琦一月吃早餐。新同事阿卻第二天上班,感覺她好像越來越心急,但記憶力和行動力看來是追不上進度,如果我在新公司上班,會不會像她這樣吃力不討好呢?新同事給供應商的電郵無意間揭露了我快將離職的消息,這位合作了一年的供應商立即打電話來尋根究底,我也不好意思隱瞞她,畢竟她平常也盡心盡力地幫助我。她知道後的反應還真是超乎想像的激動,我是覺得非常感動,原來還有一位素未謀面的女生真心地喜歡跟我合作,直接了當地說一句:不能合作,也想交一個朋友像你這樣。雖然不是對我工作上的肯定,但至少對我的人品是認同的。

這邊廂跟咪琦卡一月談到歡送我的晚餐,那邊廂就是阿菲約我跟阿瀛一起吃歡送晚餐…人氣急升,是因為我未來看似有一份非常吸引的工作,還是由於我人其實滿不錯呢?
7月12號星期五中午的時候,我大膽地主動找憤怒鳥,講出我希望提早2天離職。他沒好氣地看著我,反問我覺得這情況可以提前嗎,我平靜地說只是2天而已,應該沒差吧!他勉強地點點頭,看來我大概可以順順利利離場了。
大家趕緊完成工作,ktv去!還有十多天的日子,我們還是先補祝阿咪姊的生日,高高興興ktv。在這裡當然難免會討論公司的大小事情,話題主要集中在阿卻,我坦白地講出她還沒適應到這裡的模式,但心裡想的是偶然被她知道我的離開,這將是她最大的壓力。
7月13號星期六,感覺像是一個世紀沒試過5天工作。難得工作逐漸撤走,我終於可以轉換待機模式,調整自己的心情來迎接新環境了。
7月14號星期日,差點忘了晚上要看陳奕迅演唱會勒!不過我的腦海還是會浮現蘇打綠的演唱會片段耶。跟思靈結伴吃晚飯,再到會場集合,目睹電影一樣的風雨場面,遇上故事似的中途腰斬演唱會。思靈的妹夫駕車載我們到地鐵站,我回到家的時候,還沒到晚上11點半,感覺真的很戲劇。
7月15日星期一,上午阿咪姊請假,原本以為上週五交給阿卻的報表已經在週六完成,但還是下午阿咪姊回來才拿到手,而且資料輸入錯誤…這是大忌阿!每一位新人基本都暗地裡受全公司注目,一言一行無不讓人關注,尤其是我們流失率極高的公司,整公司的所有人都同時不動聲色地觀察。溫文有禮的阿卻原本已在待人接物這關口通過,但她的積極只維持了2天,然後迅速蒸發掉。急於表現自己是一把雙刃刀,假如幹勁跟吸收能力不配合,將會弄巧成拙,我將銘記在心、引以為誡。

晚上兼差時發現…又是4人幫 – 4人打全場,姑娘的好友鴿子王不上班。忙碌過後,清清悄悄跟我說要看一下薪資數目,看是不是真的加工資了。原本我早已忘記6月加工資的事情,她煞有介事地提醒我,我也立即拆開細看,結果當然跟她說的一樣,怎大機構還會有這樣的事情阿?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