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July 1, 2013

27 jun – 30 jun., 2013

6月27號星期四,又到一年一次派荔枝的時候,然後我將要前無古人、後無來者的帶著荔枝去紅磡面試。整天的心思也懸吊在半空,上次面試的女士所說的每句話我也有記在心裡,究竟我是不是有興趣入這行業呢?其實除了心理障礙,還有點身理上的…討厭韓國公司的位置,畢竟2小時的公車不好搭,而且還要多準備另一份工作的面試。晚上6點多收工,立即聽從阿琦的建議,衝去美孚搭小巴到紅磡,再換衣服準備第二次面試。
極力幫忙完成任務的j先生,就在我趕著找小巴的時候打電話來,他一貫喋喋不休的令我相信我真的很想加入這行業,還假設韓國老闆會問什麼形式的問題,他簡直想我在街上跟他預演一次電話模擬面試對答…瘋掉勒!好不容易要j先生掛線,也艱難地從小巴滾下車,還要注意那裡可以換衣服變身。上天總算讓我遇到大快活快餐店…雖然我沒怎樣吃過這連鎖店的東西。晚上7點15分,勉強準時到達。韓國老闆知道我到了,立即召見我進行第二次面試,我明白選擇權不一定在我手上,先盡力過關才考慮興趣問題吧!
韓國老闆是一位慈祥的男士,縱橫韓國、印度、香港24年,他說他很喜歡這工作。我們整個面試其實只是愉快地英語聊天,大概只是20分鐘時間,韓國老闆已經叫他的左右手進來,表示他很滿意我的健談、開朗…他這樣說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。我確定自己已經拿到這公司的入場卷,也衷心的欣賞這位韓國老闆的性情,心裡盤算著跟他做事應該也挺不錯吧!
回到家裡開始惆悵,既然韓國公司已經十拿九穩,幹嘛還要去日本公司面試呢?但是這類超級筍工又真的沒什麼機會見識,而且e小姐誓神劈願的說這公司面試不會有任何測試,我只需上去網站稍微看一下就可以去聊天面試咯!

6月28號早上準時9點半站在日本公司門口,之前一個晚上因為答應了e小姐,循例瀏覽了這日本公司的網頁,總覺得這公司名字有點眼熟。面試由1位小姐+1位先生一起跟我聊天,小姐在看我的履歷表等資料,先生就跟我聊天,然後互換工作,非常熟練似的很有默契。反正我也沒什麼負擔,所以大家言談甚歡,氣氛表面上相當融洽。眼前這位小姐談到他們公司的網頁,也相信我已經看過,突然問我公司成立了多久…當下我是身體僵硬、腦袋空白2秒,隨即在茫茫頭緒中搜尋相關資料,還好我的確有丁點印象,緩緩吐出1887這年份。他們聽到答案後立即一起笑,而我也跟著乾笑幾聲,這場面非常尷尬,雖然知道我猜對了,但他們倆的表情好像告訴我…從沒預計過有人會答對的。
整個面試大概半小時結束,我還準時地11點回到公司上班。思路被這家奇怪的日本公司面試搞亂,原本輕鬆的心情被突如其來、有驚無險的問題蓋過了。那位先生小姐在散場前跟我說他們很滿意,但仍要接見之後幾位的應徵者,所以會在假期後回覆我結果,我笑說我也要跟其他合格的公司確認,大家再經介紹所聯絡吧!
這家介紹所的e小姐相當積極,不停打電話跟進我面試後的情況,她既擔心我會答應其他公司上班,又不敢100%確認日本公司一定請我。整個下午我埋首苦思著假設日本公司肯定請我,我應該選日本公司,還是韓國公司。我記起當初來這家公司上班,就是因為我太隨意,2選1的結果就是活在地獄裡。問了小游和姊姊,大家也傾向福利好到無話可說的日本公司,老闆的人品忽然被放在一旁,因為誰也深明變幻才是永恆這道理,既然有未知數,何不選擇已經擺在眼前的福利?
下午5點,e小姐打電話來激動的說日本公司已經確定聘請我,太有效率了!當下我是覺得3方也很有誠意,我一定要審慎的作個決定,一個不會再後悔的決定。晚上7點多,憤怒鳥和水晶球下午都不在,我唯有直接把準備了的辭職信交給維他,就在他打算匆匆離開之際,我把握機會截住他,把信遞到他面前,他愕然地問我這是什麼,我輕聲地說辭職信阿!他竟然傻傻地笑著這不是交給他的…呃…他可能忘了自己也是老闆吧!我這樣跟自己說。
回家後反思著最終的決定 – 日本公司,擺脫游離不定的心態,但真的很感謝j先生的體諒,他人原來挺不錯嘛!
6月29號星期六,早上跟大家吃個麥當勞早餐,一如所料,大老闆憤怒鳥上班沒多久就跟我了解辭職的原因。他開宗明義地解釋自己不介意跟公司反映調整薪金之類的問題,暗示我們不要有事沒事也說要辭職,然後我清晰表示已經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在等我上班…他就無言了。其實我有點擔心憤怒鳥聽不懂我的話,以為我要再闖水晶球那一關…怎知道原來我不用過五關斬六將的離開耶!
下午約了新的保險經紀人…的老公(這夫婦也是同一家公司的經紀人)了解一下我所有的保單,看著還有時間,我闖進了這2年爆紅的新眼鏡連鎖店,買了價錢和款式也很不錯的眼鏡…才花了15分鐘。這新的經紀人的人品怎樣還不太清楚,但她的老公是位滿老實的人,他說了一句話讓我很深刻:保險不會騙人,只有經紀人解釋得不清楚。整個會面過程很有意思,他的話很中肯,也讓我解開多年來沒問清楚的保單內容,可惜我沒有錢。

6月30號星期日,早上9點多跟姊姊起床後就出門吃早餐,然後浩浩蕩蕩的去到粉嶺,來探望一下老爸。這是一個天氣好得煎熟人的假期,去一處聽很多但從不知道在那裡的地方 – 和合石,好天氣來掃墓的感覺。意想不到老爸的新居原來是這麼漂亮的地方,那座設計時尚的建築物,怎可能想像到是擺放骨灰的靈位,我甚至覺得偶爾來這裡看看老爸,沈澱思想一下也挺不錯。在這裡熾熱地洗滌心靈1小時之後,我燒焦了…實在太曬嘛!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