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June 9, 2013

24 may – 8 jun., 2013

5月25號星期六,這週六專誠上班,就是為了下班後可以順道拔牙。中午跟菲瀛卡吃過午飯後,躲在圖書館看書到下午3點診所營業,只是5分鐘的差別,我成為第15位候診者…真瞎!在坐滿人的診所大眼瞪小眼的,我跟助護說下午5點回來好了。

回到圖書館後,我沒再看之前steve jobs的自傳,反而被另一本《愛在村莊孩子的心裡--關於智行和海星的傳愛故事》吸引著。這是一本解開中國愛滋病蔓延的原因,內歛的中國社會完全不是由於濫交而傳播愛滋病,竟然是因為窮、賣血,所以感染人數有增無減,因而有很多遺孤。裡面所撰寫的內容,是我們這些幸福的香港人想也沒想過的,更加不要說去幫助。慶幸這世上有杜聰先生的親力親為,除了默默幫助苦難的中國村民,還傳遞了助人的善行,至少有我收到這訊息。

下午5點再次現身於診所內,等了約半小時終於到我。躺在椅子上,牙醫問有沒有心臟病和是不是服藥期間,然後已經出手打麻醉藥,打了2針、漱口…不用15秒就感覺到麻醉藥生效了。張大嘴巴好像沒有3分鐘,牙醫塞了一團棉花進去,叫我用力咬著,助護同時遞上我的第4顆,也是最後一顆的智齒。究竟有沒有10分鐘?剛剛在圖書館看書感動得哭出來的心情,瞬間只剩下驚訝,謝謝診金$600。

幸好事前張揚去拔牙,母親大人煮了冬瓜柴魚豬骨粥給我…當這2天的糧食,因為逐漸退去的麻醉藥讓我覺得越來越痛。我是不是老了…以前怎忍住這種差不多要暈倒的痛楚,狠心果敢地去拔掉3顆智齒的,結果我還要吃顆止痛藥,週六晚上10點多,睡覺去了。

5月26號星期日,仍然是只有痛的感覺,而且還要等晚上9:30-11:30,香港寬頻的技術員來安裝光纖。在家中靜養,興緻勃勃地製作阿姊夫的眼鏡皮套。下午3點多,致電來的技術員問可不可以早點安裝,我想也沒有想叫他立即上來安裝吧!這是一位乖巧有禮的孩子,他很感激我可以讓他調動時間先安裝,我笑說我才是受益人勒!誰想等到晚上11點半呢。可憐的孩子還要上12層的地方拉線下來,我憐憫地跟他說,你下午過來真是萬幸阿!香港寬頻的進步實在是意想不到的好,不再是沒進化的痞子公司,現在是注重售後服務的大公司架構了。

5月27號星期一,公司瀰漫著跳槽的氣氛,幾乎每一位同事都偷偷地研究和舖排後路。要是有一位同事成功地全身而退,往後應該會排山倒海地出現閃人潮,看來要走就要快了,不然阿咪姊的肚子也大了耶!

6月2號星期日天還沒亮的清晨,甜蜜地跟熊先生到海灘約會+消暑,還遇見國中的同學 – 她已經是2位小孩子的媽媽呢!我們沒有相認,大概只有我在這邊感慨吧!這是美麗得非常耀眼的一天,而且進入離別的倒數階段,我們的相處反而變得更穩定、更和諧。中午吃過飯後,在母親大人的天地待了一會,聊了一會,他說回來香港後要買機車…不是不回來嗎?現在聽來像是80%會回來耶。

IMG_0222 母親大人最新的收成 – 很假的食物阿!

6月3號星期一,晚上兼差後走到旺角地鐵站,看見4位外籍遊客在地圖前指手劃腳。我永遠記得自己在旅行時受到的當地人幫助,我走到他們身邊問是不是有什麼可以幫忙。他們貌似是一個家庭,年紀比較大的父母、一位阿姨,還有一位女兒,他們第一件事就問我女人街的出口,我看看大堂的時鐘差幾分鐘到12點,坦白跟他們說就是你們找到也應該差不多收工了,然後女兒果斷地問我去佐敦的地鐵路線,我笑著說帶他們搭地鐵吧!

這不單單是自我感覺良好,透過這舉手之勞的指引,埋藏著的遊客心情、身上流著浪人的血讓我很快樂,就像我去旅行時有當地人幫忙解困一樣快樂,我也想遊客來到香港時感受這快樂,當個旅遊大使也不壞阿!

IMG_4467 母親大人把南瓜籽種在小小的盆子,不想有瓜,只求有花。

6月8號星期六,上午跟母親大人發生了一段稍微不愉快的小插曲,就是跟她解釋了,她還是會掛在嘴邊,喋喋不休,人老了…是不是更固執了?

母親大人為了麻將戰友們,專誠加速安裝冷氣機的程序,2位師傅們從中午12點弄到下午4點多,我這清潔用的小角色,除了吃飽睡等開工外,真的沒事可幹。當他們完成後,我立即迅速處理事後工作,務求趕場跟熊先生約會勒!

IMG_4461 IMG_4479 分體式的主機,採光度高的透明架子做得很不錯喔!

這是一個約定的歡送會,麻煩的大孩子原本要吃披薩,然後說嘴巴有飛滋,問他要不要改去吃粥,他又彆扭要吃壽司。在網路查看了沙田的壽司店,再跟熊先生會合,他說想逛逛ikea,幫他的朋友看傢俱…我挑傢俱時又不見他這樣熱心阿!然後他說要買巧克力給村民當伴手禮…雖然我不太懂攝氏48度的地方是怎樣可以吃巧克力,但他堅持要買,我又沒必要反對丫,不過很想告訴他…新聞說某大集團剛研究成功攝氏40度也不溶的巧克力,要不要先多等幾年?

IMG_4468 他說要走,留給我的只有一包薯片$15,鹹了一點。

這好像是有史以來他花最多時間逛街的一次,我還發現我最喜歡的鴨腳鏡子賣光了。晚上9點多,我們才殺到壽司店。在壽司店不知道是等飽還是吃飽,下一個環節就是久違了的城門河散步,我們的起點原本就是由這裡開始,自從2月底搬到母親大人的天地後,我們好像沒再悠閒地沿河散步。是什麼令我們越來越疏離?是什麼令沉默替代話題?舊地重遊剛好可以讓我反思事情的發展。

我們在路上撿到一台被丟棄的腳踏車,熊先生說載我回去,我們明知道這台是壞掉的腳踏車,但仍決定玩一會。騎上去不用3分鐘,就知道是輪胎的問題。胡胡鬧鬧地走到其中一段,這種快樂感覺有點夢幻,像熊先生這顆頑石,竟然有浪漫的表現,真想痛扁他!他突然說我們走錯邊了,我這刻才回過神來,他的意思原來是在對面才可以順道去吃糖水阿!恍然大悟的我提議說走到橋樑再折返,很久沒吃糖水了!

IMG_0223 在橋上沉醉於漂亮的夜景,20秒後我們瞬間變成落湯雞。

這晚上的貼心讓人迷惑,他說這晚上全都依我,然後我們冒雨去到糖水店,還外賣了阿姊夫和姊姊的份量。回到姊姊家已經是午夜12點,擾擾攘攘一會後,我立即趕回去搭最後一班公車回母親大人的天地。好不容易到城門隧道轉車站,等了15分鐘還是沒有其他公車。有位新馬師曾似的叔叔比我更早站在這裡,他誠惶誠恐地問我要不要一起搭計程車到葵芳,我說好阿!

在計程車裡,叔叔一直強調擔心嚇壞我,我笑說在香港不怕,巴塞隆納就一定不敢。很不巧這天我穿的是小背心+熱褲,跟小個子叔叔這組合的確感覺很不妥當。計程車從城隧去到葵芳地鐵站的車資是$40,我迅速奔往裡面的提款機,不想讓叔叔誤會我討便宜。叔叔尷尬地說:一起搭車也算是有緣,那少少的車資真的不用給我了。我很愕然,也很感激他,至少我不用提款後再衝到便利店兌零錢丫!但我知道這$20總有一天會還給這位友善的叔叔。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