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March 3, 2013

17 jan – 31 jan., 2013

1月17號星期四,作戰失敗的生日和解計劃,儘管我軟硬兼施也敵不過母親大人的固執,我不敢跟姊姊說出真相,唯有瞎編一個藉口,只交待了母親大人發脾氣,匆匆帶過原先決定的慶祝節目。唉…就算我跑去買電視機作生日禮物,再急迫地飛奔去拿蛋糕,為啥還是不能如願以償?差點不歡而散,沮喪的我呆呆地拿著半個蛋糕回沙田,茫然地看著前面凹凸不平的路。

1月19號星期六,心血來潮想逛逛深水埗,原本拿著電話想打給素姚姨,但心思一轉,為啥我不約母親大人?我們母女倆很久沒一起逛逛,雖然沒有無所不談的話題,但既然覺得她越來越封閉自己,怎不順道帶她走出陰霾?

打從心裡覺得強逼母親大人陪自己逛深水埗是對的,我倆都不熟這地段,結伴亂逛其實很有趣、發現便宜的東西覺得很快樂、嚐試好吃的食物更加滋味。究竟是多少年了?我早就忘了小時候纏著母親大人周圍購物、吃飯、散步的樂趣,長大後變得自我冷漠,卻怪自己的母親偏執頑固…我明明是發現她老了很多,但怎沒意識到自己疏忽照顧,嘴巴說愛她,卻不關心她…我究竟是怎麼了?

這天的收穫非常豐富,既有機會反省自己的缺失,又可以為旅行省錢地成功置裝,千萬不可少覷深水埗這被貶為貧民窟的神奇地帶,其實這裡包羅萬有之餘價錢合理,絕對有尋寶的滿足感,忍不住回家立即跟團友們分享。

 IMG_8650 1月24號,上課前到萬寧買檸檬茶的時候,店員送我一套萬寧貓揮春,超酷耶!

1月29號星期二,雖然工作不太順利,但晚上在家的時間可以粗略完成英法日誌令我很有滿足感。最近我好像有很多靈感,有一堆想弄的東西,希望抓得住記憶吧!

1月31號早上起床感覺怪怪的,嗅到壞消息的氣味,但我當然不懂未卜先知,只能從上班遲到這異常現象推敲、猜測有什麼要特別留神的事情。

在這公司工作,時間是以音速飛逝,沒有光速的快,但我深信地球應該是超越正常速度在運行。一整天的勞累,單單從搭公車的1小時車程,是不可能補償,更何況這晚上要跟母親大人吃飯!她還高興地跟我說,上次我拿回去的腐竹剛巧會在晚上變成糖水。

在家千日好,最主要是吃母親大人燒的飯菜才叫好,既然有完美的糖水作句號,我當然要帶一些回去跟姊姊分享幸福。食物盒盛著溫暖的糖水,我謹慎地把它放在膠袋裡,一邊拿著糖水,一邊往公車站。

在轉車站再上車的時候,我依舊把膠袋裡的食物盒放在包包內,以防不小心摔掉,直到下車才再拿出來。我張開眼睛看著巴士緩緩地停靠在熟悉的公車站,立即拿出膠袋然後飛奔下車。在公車站的感覺很奇怪,食物盒怎變輕了?我的右手反射動作一樣伸入包包裡面!糟糕了…糖水都轉移到我的包包的樣子。我用比競步還要迅捷的速度,衝回家裡即刻把包包裡面的所有東西倒出來!

嗚嗚嗚…我一邊悲鳴,一邊哀求姊姊幫忙清理現場。從這並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倫常慘劇裡發現:自己親手做的包包防水能力極強,它在肚滿腸肥的情況下,竟然沒有滴任何糖水出來。狼狽的我除了要拯救生還者,還要跟姊姊解釋我已經用膠袋包好食物盒,應該沒有人想到膠袋會漏水,而布包包竟然可以裝水,真是荒謬!後來,我悽悽言地跟她說,整個意外也是從外帶糖水給她而開始,我絕對要讓她因為內疚而不再嘲笑我的痛處。

命犯水災的東西無一倖免,例如…記事本、紙條、手機 – 它很明顯是臉朝香甜的糖水,背向天的姿勢,我的天阿!就算姊姊已經停止她嘴角微微向上翹起的動作、就算相機全賴盡忠職守的相機套而幸免於難、就算2個錢包的質料也離奇地防水…就算我自信其實沒有手機我也可以在這世界活得好好的。不停祈求著奇蹟的我看著心愛的prada手機,顫抖地按著電源鍵。它再一次展示偶像奈良美智的工作室牆紙…耶!世事其實沒你想像中的壞勒!我趕快把電池拆掉放在窗前吹乾。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