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: meh | January 12, 2013

1 jan – 7 jan., 2013

1月1號元旦日,繼聖誕肩痛後,到元旦鼻腫,看來2013也不是很喜歡我。讓我困擾1週的肩痛,驅使痛定思痛的我買了一支不知名的按摩膏$78 (可靠的奔肌已停產了),破財阿!緊接鼻樑內的腫痛,我是打死也不會再買東西消腫,看我受不了痛的苦,還是窮的苦。

1月4號星期五,持續低迷的狀態,唯一願意做的只是申請假期…不過大老闆被7天半的假期嚇呆了,竟然說要跟阿咪姊相量才答應。

為了請假害我兼差又遲到耶!還好可以整理架子,不用理會太多煩人的事。晚上差不多10點,在我非常專注地排列罐頭、調味料…等等貨品之際,有位穿套裝裙子的女生站在滿佈醬油貨品的架子前,禮貌地問:請問醬油是放那裡?感覺很奇怪,她明明知道眼前是醬油架子,但又不說是那種類的醬油。我問:例如呢…?她很疑惑地看著我,我說:例如是什麼種類的醬油?

被這詭異女生纏繞了一會,自閉的我繼續埋首於這附近的架子中,突然聽到剛才那女生跟姑娘在閒話家常…就知道我中伏了。清清安慰我說那女生沒什麼威脅,不用擔心。其實我不是擔心,而是憤怒,我極度討厭服務業有這樣的測試考驗。然後,順理成章地離不開被那女生婉轉訓示公司的服飾要求,逃不了被姑娘輕描淡寫地點頭和應。我是直接了當地表示兼差的我沒辦法遵守嚴格執行的規則,而我也不想連累姑娘…但她真的很失落。

1月5號星期六,飄浮地上班,面對還沒批准的假期、還沒解決的黑鍋…仍然沒勇氣正視。中午回到舊居竟然跟母親大人相遇,她在等傢俱送貨,而我只是想找個地方睡覺。躺在母親大人精心裝潢、佈置的舊居,感慨地回想到當年我們3人悄悄逃離這裡,今天母親大人和我又用同一方法回到這裡,她名為螞蟻搬家計劃。

下午睡飽去兼差,完全忘記了昨晚的不愉快,但這裡的頭子郭先生瞬間讓我憶起那種令人排斥的氣焰,我又再一次克制不了我的情緒…實在太討厭打官腔的偽君子,還敢說受薪就應該按公司的規矩做事,難道這公司可容許工作時間,2次外出跟朋友喝茶?

像我這種桀驁不馴的性格,當然是不歡而散的局面,我是名符其實的遇強愈強,比氣焰我怎可能認輸…不過可能影響了姑娘而已,我的確是有點內疚。

1月7號星期一,每天要完成工作已經不簡單,但現在要收拾心情投入上班更是極之高難度。除了歡樂的密集式假期亦已經結束,剛巧遇到平常的憂鬱週一後遺症,唯有催眠自己:敬請嚴肅地期待喜氣洋洋的農曆新年!近乎虐待自己的馬不停蹄假日兼差計劃,讓我充實到連寫日誌也力不從心,原本是無壓力兼差也越來越複雜,恢復正常生活後仍然是身心俱疲,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被自己的安排榨乾榨淨了。

IMG_8606 阿恩請喝的青檸茶,挺清新…不錯喝喔!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